• 广州海洋馆
  • 超级农民
  • 骑行惠州罗浮山
  • 有点摄影师的感觉
  • 罗浮山山顶
  • 东莞长荣佳首席DJ
  • 骑行老豆谷
  • 越来越有男人味了
  • 户外徒步
  • 银瓶山徒步

    上一张

    下一张



    网页中表格的各种换行方式

    网页中表格的各种换行方式

          在对表格的排版中经常要遇到换行或者不换行的处理;

          不换行:在<td>中加上nowrap,则单元格中的内容总不换行;

          换行:

          1。按字符换行:在<td>中加上

          style="word-break:break-all"

          如

    2014-10-23 10:54:0 工作杂记 次阅读 0条评论
    十年前你对我爱理不理,十年后我让你高攀不起

    十年前你对我爱理不理,十年后我让你高攀不起

          10年前,如果你告诉任何一个人,马云会成为中国首富,别人都会说你疯了。

           但是10年以后,马云真的成了中国首富,而且他的阿里巴巴IPO有可能成为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融资规模最大的一次。

           回顾10年前的中国首富,李彦宏、马化腾、马云、黄光裕、张近东、陈天 桥家族、丁磊都曾多次进入中国富豪榜前十名,但目前前十名中只剩下马 云、马化腾和李彦宏,其他人都已经被挤出。

    2014-10-17 20:9:0 网文网事 次阅读 0条评论
    灵魂的钉子户:《阿凡达》

    灵魂的钉子户:《阿凡达》

       在政治哲学上,学界对沃格林的推崇越来越高。元旦刚过,就看到译林版的《秩序与历史》的第二部《城邦的世界》。在20世纪50年代,这位德裔政治哲学家,在《新政治科学》中提出一个陌生而突兀的命题,“现代性的本质就是诺斯替主义”。


      我说过,好莱坞电影的属灵地图,大而化之,是清教徒传统与诺斯替主义的划江而治。在沃格林眼里,整个世界,应作如是观。所有活着的人,都对活着不满意。于是带出对自我的两类评价。“我”,或者是肇事者,或者是受害者。政治观念,则由自我认知决定;所以也有两种基本模式。要不,世界原本美善,是我拖累了这个世界。要不,卿本佳人,但世界在本质上太拙劣了。我的肉体,配不上我的灵魂。宇宙对人类来说,就像一个装修简陋的小户型。

      现代性的本质,是我们能够想象一个配得上我们的世界。

      清教徒的本质,则是我们必须被拯救,才能配得上这个世界。

      我不想仔细区分电影的思想史成分,但总的来看,卡梅隆给我们的,是一个发生在外太空的、左翼的、诺斯替主义的和泛灵论的群体性事件。诺斯替主义,是希腊哲学晚期的一种思想。他们将一种隐秘的、关乎拯救的智慧,称之为“诺斯”。“逻各斯”是可说的,诺斯是不可说的。诺斯替主义相信人透过自身的努力,可以拯救自己。把我们高超的灵魂,拆迁安置到一个更美的世界。

      柏拉图的《会饮篇》中,有一段极富诺斯替色彩的对话。有个女巫,叫狄俄提玛,她教导苏格拉底什么是哲学的智慧。她说,只有极少数人,有一种属灵的情欲,就如大多数男人对女性的情欲一样。所谓哲学家,就是属灵的情种,他们对真理的奥秘动情,成为上帝与世人之间的精灵。

      这段话,可称为“文曲星下凡”的一个泛灵论版本。

      在新约教会初期,诺斯替主义者曾借用基督信仰,来表达这种隐秘智慧的求道方式。被教会的大公会议判为异端,从此在思想史上隐忍了一千年。沃格林认为,当近代启蒙运动的世界观,开始抗衡清教徒世界观后,诺斯替主义在思想史上重新展开,形成了人类对现代性的追求。

      诺斯替主义并非一种完整的思想或宗教;而是思想史上的幽灵,一种灵魂的寄生物,必须附在寄主身上。希腊哲学、基督教都曾是它的寄主。近代以降,科学主义和社会主义,成为了诺斯替主义新的寄主。

      最近,发现带孩子,也有这两种模式。一种是我妈妈的。孩子磕碰在桌子边,就狠狠打桌子;摔跌了,就顿足跺地。然后告诉书亚,不要哭。这里,既有一种理性主义的因果论,显明肇事者已受到惩罚;也有一种神秘主义的感应观,在人与自然的泛灵秩序中,已破除咒诅,获得补偿。

      按我说,这是儿童教育中的一种巫术。按沃格林的观点,我妈妈也应该算是现代主义者。因为现代性的本质,就是一种经过了合理化的巫术。

      好莱坞的科幻电影,是比我妈妈更好的例子。《超人》和《星球大战》后,美国几乎就没拍过单纯的、基于“科学幻想”的电影。“科幻片”卖座的重要前提,就是还原科学的巫术气质。

      如原始巫术认为,万物之间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。当牛顿宣称地心引力时,曾被同行视为向巫术观念的妥协。人们批评他,找不到真正原因,就用神秘的引力来搪塞。后来,当可观测和重复的数据得到肯定,“万物间的引力”,才正式从巫术观念升级为科学理论。

      换言之,所谓巫术,是尚未得到理性验证的科学;所谓科学,是尚未被证伪的巫术。就像一个用眼睛瞄准,一个用红外线。但与基督教的宇宙观相比,两者依然共享着一个认信的框架。第一,万物之间有确定的因果;第二,若能把握运用这个因果,人就可以呼风唤雨;第三,人可以把握这确定的因果(通过神秘主义的诺斯或理性主义的逻辑);第四,最重要的是,以上三点能够成立的前提,是在因果律之上,不存在一个有真实位格、有自由意志、并介入万物之运作的上帝。巫师的信仰,是只要咒语可靠,仪式恰当,连神也不能拒绝作法者的要求。这差不多也是大多数非基督徒科学家的信念。

      卢卡斯的《星球大战》中,真正的高科技,不是数理逻辑能涵盖的太空舰船,而是成为宇宙间隐秘智慧之终端的“绝地武士”。《阿凡达》也一样,卡梅隆为潘多拉星球上的隐秘智慧,提供了两种解释系统。一是科技版的,生命树和哈利路亚山(和当初的诺斯替派一样,借用圣经的叙事框架),乃至整个星球,说到底,是一台远超过人类智慧的自然之脑。纳维人的辫子,就是他们的USB插槽。这是“天人合一”的数码版。纳维人不要十字架,只要USB,就能与自然之脑链接,上传、下载,共享生命信息与能力。这是精致透顶的诺斯替主义,人与上帝的生命关系,以一种科学巫术的方式,被剔除了伦理性。最终,这种自然主义的智慧,在电影中胜过了人类的高科技。

      另一个解释体系,是纳维人对圣母的信仰和敬拜。地球人不是来拆房子,是来拆庙子。因此,这个宇宙性的强制拆迁事件,焦点不再是财产权,而是宗教自由。或者说,财产权原则,本身就内涵着信仰、思想和良心的自由。这也是英美的财产权观念,与德法的差异。表面上看,财产权在美国宪法中的地位,低于宗教、思想和言论自由,至少不如德国基本法的表达那么显赫。但这恰恰体现了一种洛克式的财产权观念。即财产权从来不只关乎经济利益,而且关乎人的尊严、记忆、信仰、关系及整个生活方式的承载。也就是说,拆迁首先不是一个补偿问题,而是一个自由意志问题。

      纳维人是另一个版本的绝地武士。我相信在续集中,他们能从圣母树上下载安装更大的能力。他们是洛克式的钉子户,是灵魂的钉子户。从这个角度说,我们与此类似的故事,不是唐福珍们的房子,而是家庭教会的敬拜。

      最后,抄一段雨果。他在《悲惨世界》中谈论修道院的话,献给灵魂的钉子户们:

      “一些人聚集拢来,住在一起。凭什么权利?凭结社的权利。 他们闭门幽居。凭什么权利?凭每人都有的那种开门或关门的权利。 他们不出门。凭什么权利?凭每人都有的来和去的权利。”

    2014-10-15 8:48:0 网文网事 次阅读 0条评论
    假设:有一个人,他有一种奇怪的色盲症。

    假设:有一个人,他有一种奇怪的色盲症。

      假设:有一个人,他有一种奇怪的色盲症。他看到的两种颜色和别人不一样,他把蓝色看成绿色,把绿色看成蓝色。
      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他跟别人不一样,别人看到的天空是蓝色的,他看到的是绿色的,但是他和别人的叫法都一样,都是“蓝色”;小草是绿色的,他看到的却是蓝色的,但是他把蓝色叫做“绿色”。所以,他自己和别人都不知道他和别人的不同。

      问: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?

      再问:怎么证明你没有这种奇怪的色盲?

    2014-10-14 11:31:0 生活随笔 次阅读 0条评论
    《心花路放》观后感

    《心花路放》观后感

         这片基本可以入选年度最失望电影了,剧情毫无营养太无聊,最可怕的是特别不好笑,作为一部以搞笑为主的喜剧片,观众把裤子都脱了,你就给大家看这个?连故事都没讲好还玩什么结构啊,倒叙插叙一块整有必要吗,影片的广告硬植入多到能和<变形金刚4>相媲美了,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宁浩拍的,这么有想法有原则的导演也突然变的这么俗不可耐,真是让人心痛啊,这就好比一直特别喜爱的女星突然有一天下海去拍A薇了一样让人不知所措。黄渤、袁泉两位优秀演员这次都是奔着“假大空”的表演style去的,给观众的感觉是一直在“装”而不是在“演”,实在太失望,还好有徐峥一直死撑着,不至于让全片彻底垮掉。PS:如果按搞笑程度来比

    2014-10-11 23:37:0 网文网事 次阅读 0条评论
    简单却值得怀念的

    简单却值得怀念的

      余北北是我见过最会煮泡面的人。
      有次突然说要来我家玩儿,我正穷得叮当响,不好意思说,就说我要出门。
      去哪儿?余北北问我。
      去……吃海鲜。我骗他。
      你哪有钱吃海鲜?余北北说。
      ……滚!我怒吼。
      余北北挂了电话,半小时后,出现在我家门口,手里提着一大袋子东西。
      我买了泡面,给你煮泡面吃。他说。
     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      是不是还要炒几个菜?我瞅着袋子里头有土豆、海带等等食材,他娘的,还有五花肉,太奢侈了。这就是传说中资本主义的生活?
      余北北无视我的话。他还装模做样地戴上围裙,下厨。
      然后我就看到了这辈子难得一见的场面。
      五花肉切片,抹上盐;土豆切块,海带切条打成结。锅里不放油,直接倒进五花肉,煸出油之后把肉捞出来,单独盛盘。锅里放进土豆和海带,炒一下,倒酱油,加水炖。另一个锅子煮面。泡面只留着面饼,其他全扔掉,看得我一阵心疼。
      你知道吗,小时候我没有零食,就舔泡面的酱包吃。我说。放冰箱冻一冻,在嘴里化开,特别好吃。
      余北北继续无视我。
      锅里的菜炖熟了,余北北尝一下汤,又加了些盐,然后把这一小锅盛进碗里。再捞出面,和土豆海带汤完美混在一起。之前煸好的五花肉单独放一个碗,告诉我,一边吃面一边吃肉。
      新鲜食材,荤素搭配,健康。余北北说。
      ……大哥你煮的是泡面你知道吗?
      余北北已经吃过了,我一个人在餐桌上吃得又郁闷又开心。开心是因为有饭吃,郁闷是因为——吃完这顿,下顿怎么办呢?
      还有要求吗?余北北看着我狼吞虎咽,似乎很满意。
      有。我说。我要吃榨菜,还有火腿肠。
      余北北摔门而出。
      我抱着碗愣住。
      靠,想吃榨菜也有错吗?搭配泡面当然是一块钱一根的火腿肠啊,不然泡面还有什么意义?

      后来余北北走上了一条精致饮食兼容并包的道路,研究西餐、法国料理、日本料理,摆盘永远比味道重要,一去不回头,基本和泡面绝缘。
      我再撺掇他做和那次一样的豪华泡面,屡屡遭到拒绝。
      于是那次就成了绝唱。



      高三那年,昏天黑地惨无人道,我每天只在家里吃一顿早饭,午饭和晚饭全在学校解决。
      我妈是家里的厨师长,早饭做得花样百出,周一蛋炒饭,周二挂面,周三烙肉饼,周四蒸包子,周五鸡蛋羹,周六炒饭上有虾,周日我妈要睡懒觉,勒令我爸上阵。老爷子煮宽条面,单独盛一碗,再端两个菜出来,一个洋葱炒蛋,一个冷切牛肉。华丽,没的说。
      有一次毕业体检,搞得声势浩大,要求提前半个小时到学校抽血,没时间吃早饭。
      给你做两个鸡蛋饼带去学校吧。我妈说。
      然后她去厨房待了一会儿,过五分钟,一脸平静地出来。
      家里没有面粉了。我妈说。
      ……我们家已经这么穷了么?我不吃早饭了。不,我不上大学了,高中毕业就打工补贴家用吧。我扳着手指头算。扛水泥一天20,搬砖一天30——
      滚!我就是忘了买面粉!我妈脸色铁青,双手直抖。

      后来我还是吃到了鸡蛋饼。
      面粉不够,于是放了四个鸡蛋。先用水把面调匀,再和蛋液打在一起,锅里热油,倒进去,满屋飘香。
      抽血的时候,我很没出息地晕针了。拖着半条残命回教室,拿出鸡蛋饼,吃得热泪盈眶。

      不知为什么,很长时间过去,对这件事仍然记得这么清楚。



      我有个朋友,番茄炒蛋是一绝。
      她有一套自己的流程。番茄切块,鸡蛋里倒一小勺酱油打匀,油热后先放鸡蛋,碗搁一边,炒半熟,然后捞出来,放回碗里。这时候往锅里放番茄,稍微翻几次面,直到番茄出汁,再让它和鸡蛋邂逅,混在一起,炒熟、盛盘。
      这样鸡蛋不会炒老,还容易入味儿。她说。
      这道菜后来成了她的保留节目。尽管她会做的菜还有很多,也很好吃,但是——谁关心这个?我就是想吃一盘好吃的番茄炒蛋。
      为了去她家蹭饭,我无所不用其极。
      喂,你在家吧?我给她打电话。我开车出门呢,正好到你家楼下,没油了。你看多巧,我还没吃饭……
      她很淡定。你哪有车?
      ……我把电话挂了。
      换个办法。
      你在家吧?我给她发微信。我家猫跑丢了,刚找着,你猜他在哪儿?就在你家门口!气死我了,骂了他一顿,他还狡辩说是闻着番茄炒蛋的味儿跑来的。你说多巧,我还没吃饭……
      她很淡定。你家猫会说话?真厉害,快把它卖了,你就能买房子了。
      ……我把电话挂了。
      还是来直接的吧。我买了超市最贵的番茄和最贵的鸡蛋,冲到她家门口,咚咚咚敲门。
      很长时间没人应。我忽然想起来,她已经离开了北京。

      美国是不是很棒?你是不是不想回来了?哈哈,不回来也行,把番茄炒蛋的窍门发给我,我给你寄你最爱看的日本小黄书。我微信她。
      她仍旧很淡定。你哪有钱买小黄书?
      ……我关了微信,不理她。
      过了好一会儿,她主动发过来一条。
      美国挺好的,但是我想家。她说。
      我在做饭呢,做了好多好多菜。她又说。可你们一个都不在。
      ……靠,不带这么煽情的好吗?我要番茄炒蛋的窍门啊,这样你在不在我就不关心了啊。还有,老子为什么就哭了啊……



      丽里是我们一群人中,唯一一个不下厨的。
      理由很简单,不会。除了不会做饭,她还不会用洗衣机、不会用吸尘器、几乎不懂电子产品;下雨不知道关窗子,晴天不知道晒衣服。冬天大雪,她还穿高跟鞋,出门就滑一跤,差点摔出毛病。
      就这么一个人,我很怀疑她是怎么活到二十五岁的。
      她严重路痴。不分东南西北就算了,也不分左右、记不住任何地标、看不懂地图。我经常接到她的电话,“喂”还没出口,她已经先张嘴:你知道我在哪儿吗?
      据说她从小这样,十岁的时候跟着她妈上街买菜,一百步路那么远,转头的工夫人就不见了,最后是街道的片警把她领回家。
      我们以为她是养尊处优已成习惯,后来发现不是,就是脑子笨,纯傻。
      傻人有傻福。丽里交了个男朋友,人极其温柔细心,厨艺也一流,差不多包办了丽里的日常起居。丽里迷路也不用再打给我,她男朋友知道路。

      一年后,丽里和男朋友分手。
      有一天,我通宵赶稿,早晨八点睡下。没睡两个小时,丽里电话打过来。
      我又迷路了!丽里说。
      ……你在哪儿?我问。
      就是不知道呀!丽里喊。
      我耐心地问她周围都有什么明显建筑,上网在地图上找到她的具体方位,然后一句一句指导她怎么走。
      ……对,就是那儿,前面有个路口,你往右——往你拿筷子那只手的方向转,再往前走一会儿,看到一个超市,旁边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了。我谆谆教导。
      我找不到,找不到啊……电话里,丽里六神无主。什么路口,什么超市,我一个都看不见!我找不到……你们都去哪儿了?!我怎么这么笨啊……
      说着说着,她哭了起来。怎么会这样的……他说有了他我就不用担心迷路了,可他在哪儿……他在哪儿呢……我们怎么就分手了呢……
      后来她打了车,才找到要去的地方。
      再后来,丽里叫我们去她家吃饭。
      一桌子菜。香酥排骨、清炒豆苗、烧肘子、醋鱼、老鸭汤。全是她一个人做。
      你学会做饭了?我目瞪口呆,下巴差点儿掉下来。
      对呀。丽里笑得很开心。
      学了半年呢。她一边盛汤一边说。我真是笨。一开始什么菜都能烧糊,对着菜谱学,该放糖的时候放了胡椒粉。现在好啦,不看菜谱也能做好吃的菜,醋鱼的配方还是我自己研究的,独家手艺,厉害吧?
      我尝了一口,确实厉害。
      怎么做到的?我问。
      就是觉得不能迷糊一辈子。丽里说。那次我不是迷路么,特别着急,在路边哭,哭完觉得这样有什么用?不认识路,一点一点看地图呀,实在找不到,还可以打车。做饭也可以慢慢学,洗衣机也可以慢慢研究。很多事情我都会,为什么这些就不能学会?
      她认真地看着我。
      ……其实我是想问,醋鱼这么好吃,都放了什么调料。我说。
      我被赶了出来。

      当然,丽里还是保留着以前的几个优良传统,下雨不知道关窗子,下雪穿高跟鞋,经常衣服放进洗衣机里,发现忘了买洗衣粉。
      她仍然不分左右,不分东西南北。
      但再也没有迷过路。

    2014-10-9 13:36:0 生活随笔 次阅读 0条评论
    控制面板
    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      [查看权限]
    网站分类
    搜索
    最新留言
    网站收藏
    友情链接